主页 > 玄幻

袁魁平面写作周年选

时间:2019-06-10 来源:西安石油大学

北魏老师于我亦师亦友,他于我一直是精妙的活泼泼的存在,我这一年多的写作在魏哥的帮助下,锋芒毕露,打通任督二脉,洪荒之力自然爆棚。下面贴出来的是我一年来所写的诗,我从中又筛选了一下,欢迎各位批评。

另说明一下,平面写作是北魏老师于2017年10月提出来的诗歌主张,火焰已然点起,不是吗同志们?

——袁魁



打蟑螂

 

一个人呆久了

就会闷

读书好点

比如这个时候

读《爱是地狱冥犬》

从北魏那儿借来

他说下期世界3

诗台高筑栏目

就做他

布考斯基

我相信大哥

是可信的

读到蟑螂

布考斯基的蟑螂

打不死的小强

让诗人为难

谁不为难

但布考斯基有办法

他拿起杀虫剂

一枪就解决

有时候

我也想这样

对付自己不喜欢的人

可我又和左小一样

从来就没有一把

属于自己的

小时候有一把

木头枪

这也够了

把它藏在背后

走到敌人跟前

突然举起来

不许动

跟我走

敌人也不多

好人总是多的

他要是实在不听话

就一枪干了他

我就装作

扣扳机的样子

食指勾勾

啪啪

嘴上发出两声枪响

啊啊

他也抖两下身子

装作倒在地上

那时候

他才八岁

而布考斯基

写蟑螂的时候

已经很老了

他说“有一天

蟑螂们将

继承世界

但我们

会让它们等上

几个月”

 

20171102 袁魁

注:文中引号语句引自布考斯基诗集《爱是地狱冥犬》,徐淳刚译




小姐姐的奶罩子


黄武超要我

教他写诗

我看了看

告诉他

不要理念

要生活

最好把自己

浸入

再湿淋淋地

出来

他回了个捂脸

我晓得

他可能不理解

写诗不是洗澡

为什么

写诗就不是

洗澡

记得上初二

我的隔壁

来了个妓女

几乎同时

楼下住了个小偷

妓女叫什么

我忘了

她每次晾衣服

都会挑出

各种颜色的

奶罩子

有一次

妓女的房间

被小偷打开了

我怎么晓得呢

因为当天

小偷就不见了

一开始

我当然不认为

他是小偷

但妓女的房门

被打开了

还少了东西

这个时候

他也跑了

招呼都没打

那么

他不是小偷

谁是小偷

妓女收拾收拾

她也要走了

走就走呗

但她忘了

晾在平台上的

奶罩子

我是在放学后

回到家

才发现的

虽然她走了

但对我来说

这个

也算是

意外之喜吧

我打算把它们

收起来

等妓女回家

还给她

黄武超

你知道吗

那个妓女

应该跟你现在

差不多大

比我可能

也小不了

多少

你若问名字

我记不得了

好像中间

有个

那个跑了的

叫爱新觉罗

我还记得

这个名字

很容易记

和溥仪一个姓

当然

它就是个名字

叫爱新觉罗的人

换到另一个地方

可能

又姓王了

 

20171103袁魁




搬兰花

 

一盆盆

搬上去

别伤着身子

老王说

它们都是草

还不能晒太阳

先放这

兰花都长在山阴

还有几盆

大的

放在楼外

太重了

你搬不动

先养着

 

20171106袁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