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尚

经济不平等与政治极化的美国警示

时间:2019-08-10 来源:西安石油大学

  

.罗斯,华尔街机性资本典型代表,、财富、权力金“0.01%”一,“1%”人群中

1%”99%”对立面。这是2008金融危机后美国年轻人发占领华尔街运动统领性口号

以多少带人生得意”的口吻,索罗斯常常自“一个失败的哲学家。言外之意自己不仅仅只是有着超级富豪标签,还是位哲学

罗斯不厌其烦演绎所谓身性理论无非是“谎复千遍就是真理的雅。那怕是失实的陈述(即谣言,只要能散布开来被人不断复述,就以对金融市场产生实际影响。有些意味的索罗斯,深谙其道,其大肆敛财的稔熟手段。

斯嘴中放社会,无非是美国套制度、意识形态与价值体系及其推广。为此从1979年建立起来陆续分布于几十个国家“开放社会基金会其相关机构,实则是通过传输美国“民自由制度关国家混乱甚至企图协助更迭政权,从而金融投机敛财铺路而已。过多年捣乱索罗斯的基金已是臭名昭著。

生追随.波普主义哲学金融巨所谓放社会模板美国社会的开放性”,早已被历史事实清楚明白了。基于如此一个开放社会的索罗斯系列言行作为,不声名狼藉才怪呢。

近期,在中国少被提及罗斯,2019年伊始又被提,不过很快也就没什么关注了。起因是,125日达论坛上表示:中国是开放社会最危险的对手,建议对中国高科技公司进行打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应称这种颠倒黑白与是非的评论,毫无意义,不值一驳。[1]

值一驳文只是拿索罗斯作为和下文说明问题一个例子,主旨是评析美国经济不平等及其带来社会流动性大幅下降与政治极化,由此对中国展的反衬与警

 

起美国干涉他内政迭他国政权,可谓罄竹难书眼下正在上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委内瑞拉干涉。

于战后世界治理体系,正如有学总结国秉持是功能主义、新自由主义与实用主义的结合。在以削弱甚至否定政府作用宗旨的新自由主义指导下,美国精英功能主义去整合其他国家,通过主导的国际组织来替代成员国家的分主权和政府职能,在实用主义支配下,断强化对组织的主导,为单一权下的单世界服务。[2]

即使所谓“民主自由,也已成为精英们敛财聚工具。内,过去多少年来,精英集团实际上一直在推进针对中下层的削减民主历程。在他们看来,下层涨的政治热,尤其是结成力量介入政治程序,不仅导致了国民主的危机,而且是可怕的,因此,必须压缩中下民主权力。这集中体现在由洛克菲勒财出资于1973年组建的汇聚了美欧日政学界精英三边委员会1975布的《主的危机》以及曾任美最高法院法官的刘易斯.威尔(Lewis F. Powell有关推动经济意识形态的宣言[3]

2008年金融济危机以来,美国西方爆发的系列众运动,特别是以2016年美大选为起始的左右翼中下层汹涌高涨的全面西方权贵及其控制的媒体,空前地抨击民粹为时尚。这也正是惧怕中真实民诉求力压制的体现。

对外,力推蛊惑人心的主自由体制实则充当美精英集团的地缘政治工具针对些他们看惯或者对形成直接或潜在竞争压力的国家,遗余力地煽动民众借主自由的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