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平面

《黑猫》读后感

时间:2019-06-11 来源:西安石油大学

                                                           

     爱伦坡的《黑猫》,这是我读的第一本西方哥特式风格小说。

       如果有人想要问我,为什么要选择这本小说,完全是受到顾名思义的吸引。我很喜欢黑猫,如果有可能,我甚至想变成一只黑猫,而且在现实生活中我也有一只黑猫,我从它出生半个月的时候开始照顾他,喂他吃饭,帮他洗澡,带他出去玩,直到我离开我家来到广州读研究生。在我来广州3个月之后,他离开家,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读了这篇小说后,有几个小说细节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只能尝试深入思考,并如实记录我的想法。

       若从心理角度看待《黑猫》这篇小说,大多数人会想要从弗洛依德的本我自我超我角度进行分析,或者从卡尔荣格的假面具角度进行分析,或从弗洛姆的异质性角度进行分析。而我找到的角度,确是弗洛伊德的生本能与死本能。

       文中“其实很多犯下罪行的人,内心中或许并非不知道很多事不该做,可是道德和正义并不是总能主宰我们的内心,甚至总是有一种犯罪的欲望深藏在我们内心深处,当这种欲望难以控制的时候便可能真会做出那违反法律、违反正义和良知的事。或许你要找一个理由,但其实没有什么理由。”

        这里显示的完全是死本能占据了主导地位,用简单的话说,就是,人生总是一个波浪起伏的过程,其中是有辛苦也有酸楚,但是不折腾的人生,却又是索然无味的。人其实并不是一个完全理性或完全感性的动物,许多人终其一生都被情绪感性所控制。我理解的死本能就是情绪、感性,就是想毁灭,就是想折腾。吊诡的是,”想折腾“并不意味着”不想平静“,因为”想折腾“就是为了”想平静“,其实在这种意义上,”想折腾“=”不想再折腾了“,但是如何才能通过”想折腾“来获得”不想折腾“的平静呢?

       就如文中男主的做法,剜去黑猫的眼睛,如果还不能消除自己的情绪和黑暗欲望之火,那就把黑猫吊死。吊死了黑猫后,男主得到了什么?“我吊死了普鲁托,我就真正犯了罪,也就意味着我内心中的犯罪欲得到了满足,而我也将因此再也无法给自己找理由了,不用再在道德正义和欲望邪恶之间犹豫,就算是最慈爱的上帝也无法再纵容我了。 ”这句话是最能显示出爱伦坡笔下男主丰富且有层次的人性,“人性的挣扎“在这里一览无余,男主实在受不了心中生本能与死本能的拉扯倾轧,必须要找到一个突破口让自己喘口气。从他自己的心理挣扎中,可以窥到他并非是一时间的情绪冲动杀猫,或者说在情绪生动杀猫之前,他进行了十分长的复杂有细节的心理回路,比如他意识到了自己内心的罪恶欲望,同时也感受到道德正义感的召唤,甚至他还想到了慈爱的上帝,在他心理活动的多方撕扯之后,不幸的,他的死本能占据了上风,他杀了黑猫。果然,他获得了暂时的平静,他可以熟睡了。这已然昭示出,遮住道德的眼睛之后,崇尚杀猫毁灭的死本能一旦满足,也可以让人获得平静,但这种平静却只能是暂时的,因为熟睡之后的明天,你还要进入社会,你还会想起道德,你自然还要再受到愧疚悔恨的折磨。这就是人生。

      在男主吊死黑猫时,他心理活动的一个纠结的缩影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他想:“我当时一边吊死普鲁托,一边非常自责地流泪。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理由让这个曾经那么喜爱我的生命没有理由地接受我的虐待,而在我无法改变自己的恶行之前,我觉得让它死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用尽了我心理学所有的常识知识经验,我只能从我的心理学字典里,搜索出”自罪心理“这四个字,也许我可以用这个来尝试解释一下。

       我曾经有过一条狗,对我很忠诚,永远喜欢跟在我的屁股后面,摇头摆尾。当然,我对她也很好。可是有一次,因为情绪或者死本能的原因,我推开了她,并打了她一下,让她走开。结果第二天,我就看到她明显的疏远我,并不愿意让我抚摸。之后,我也经历了像这个男主一样的心路历程,首先是悔恨,我怎么能对如此喜爱我的狗发泄情绪并伤害她呢?随后就是愤怒,为什么我的狗对我无心的伤害这么惧怕,为什么她要疏远我呢?为什么她不肯接受我的全部?最后我也开始疏远她,因为我觉得她的反应让我受到了伤害,我感觉到我并不被完全接受。

因为人都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即都有生本能与死本能,如果周围的人,社会只肯接受人好的一面,或者只允许人有好的一面,那人就必然会走向犯罪的死本能的道路,因为这样的环境是不成熟的,是压抑人性的。

       男主也是一样,只不过他比我们这些常人的死本能要可怕得多,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也许是缺爱的缘故,也许是不被周围接纳的缘故。但就其本质,这种心路历程的本质就是人的”自罪心理”作怪。

       人总是这样,不能完完全全感觉到平安喜乐,也不能完完全全堕入黑暗,99%的人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人天生就有自罪心理,觉得自己并不神圣,并不配获得神圣,但又总是喜欢造神,无论是佛祖观音,还是耶稣上帝。

       在作者爱伦坡的文化背景和语言文本中,作者必然带有西方的圣经式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也贯穿在《黑猫》这部小说之中。何谓圣经式思维模式,我理解的就是通过圣经文化,将人的自罪心理最终转化为忏悔心理。用浅显的话语来说,就是西方人的思维模式里有神的存在,这个神就是上帝,上帝意味着什么呢?上帝意味着高于人的存在,而且上帝一定是慈爱的,是包容人的一切黑暗的,当人做了黑暗的欲望的不道德的事情的时候,东方人很容易有自罪心理,将所有的黑暗欲望都吸收到自己身上,所以很容易造成心理扭曲变态之人。但西方人或者有信仰的西方人不是这样,他们会通过向上帝忏悔的方式,把这些黑暗的欲望交还给上帝,并愿意接受最后上帝的审判,借于此,重新获得内心的宁静。用图画直观的话语说,就是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是二维平面的,而西方人的思维模式是三维立体的,因为西方人的思维中有神(上帝)的维度存在,数学中三角形是最稳定的,从这个角度看,这也可以算是稍稍窥见西方文化的一个小孔。

       所以文中男主实施了各种罪恶后,心里依然有上帝的存在,还在期望上帝的救赎。如文中“可是,或许是上帝想要救赎满身罪恶的我,他终于准备把我从恶魔手中解救出来了,于是才有了接下来的事!就在我用手杖使劲敲了几下墙之后,墙里面便传出来一阵哭叫。”

Ps:  

       文中男主杀害了妻子之后,冷静地处理了尸体,并平静地对警察撒谎,这一细节让我突然想起了最近微信网络上热传的12岁少年杀母事件,如出一辙,乱刀砍死母亲,冷静处理尸体,并假装母亲口吻,冷静地向班主任请假,甚至在警察抓到他并审问他的时候,很吃惊地问警察:“我杀的是我妈妈,又不是别人,为什么要抓我?‘’

       这一句话,真是让我不寒而栗,犯下罪恶之后原有的东方人的”自罪心理“都没有,更何谈”忏悔心理“。从这句话同时也可以看出,这个12岁少年的心理是有多不成熟,是有多巨婴,是有多可怕。这个12岁少年却反映出来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深层的文化心理结构,即我与我母亲是共生在一起的,我母亲是附属与我的东西,我杀我母亲不是杀别人,我是杀我自己的东西,所以你们不能制裁我!

       这样的文化心理结构,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