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平面

【高阶现金流游戏】经历了一次生存危机

时间:2019-04-13 来源:西安石油大学

点击上方☝关注财富思创俱乐部

文|朱仁驹


这次游戏让我体验了一次负现金流,因此印象格外深刻。


 一、濒临破产的危机体验


游戏开始前扔骰子,我和玄平难兄难弟,同是医生,同样月收入打折为70%,循环贷利息只有8%。


两人开始的财务状态仅有3000多初始现金和-1000现金流,最多四次结算后,就会面临破产出局的处境。


我当时想到的策略是直接将机会卡其它玩家出售或者寻找合作,中间犯了几次失误,一次泽佳的低价股机会,一次和刘枫谈判合作房产,我都出现了犹豫不决不知道怎么下决定的状态,把交易时间拖得太久,结果都没有交易成功。此后除了佳雯用2w购买了我的一张机会卡,没有其它任何建树。就这么维持负现金流撑到了游戏结束。


玄平则不断向别人强调自己的循环贷利息仅有8%(其它玩家大部分都是20%),希望发挥自己的优势,让别人能帮助他将现金流扭负为正,再向别人提供大量低息贷款资金。


结果他的这个思路一直到游戏结束也没有被其他玩家理解。依稀记得玄平似乎也是通过和孙芹交易卡片获得的现金扛到了游戏最后。

二、危机中真正的求生之道


因为了这个负现金流的窘境,游戏后有了非常热烈的讨论。讨论中最关键一点是,在这种濒临破产的负现金流状态下,什么才是我和玄平两位玩家真正的价值所在?

玄平始终强调自身8%的低息贷款,一旦把他的月现金流提升为正值,自己就可以给其它贷款利息为20%的玩家提供更多的贷款。


虽然确实存在这个可能性,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月现金流要从-1000变成大于0的正现金流,这就需要其他玩家先对他进行大量投资。


如果是一个循环贷20%的玩家,需要把玄平的现金流从-1000增加到近800,才能从玄平那获得和投入同等数量的贷款,这既需要资金又需要有适合的大买卖机会卡。


显然其他玩家资金量小的时候,购买股票的优先级更高;如果其他玩家资金量大,也就不会稀罕他能提供的那微量的贷款金额。所以,这个方案很难成立。

当时孙芹点出了结论,真正重要的不是这个低息的循环贷,而是作为玩家拥有的摸机会卡的权利。


因为游戏轮数总共只有10轮,所以每个玩家的每次行动都很宝贵,玄平和我的每次摸机会的价值也就非常高;甚至仅因为这个原因,其他玩家就不会轻易让我们破产离场。


所以,摸取机会卡,和其他玩家谈判交易,获取支持,才是这场游戏里我们两个负现金流玩家求生或者逆袭的唯一可能的起点。

对应到现实里,在逆境中如何求生?那就得让自己有给别人提供价值的能力。而且,要真正能实现彼此的互惠共赢

三、事后的反思和总结


 整场游戏我和玄平因为财务状况濒临破产,一直想着怎么样求生,都是用一种相当焦虑的心态在进行游戏:


玄平一直向其它玩家强调着自己需要填平自己的负现金流。


我虽然没有直接表现出来,但是遇到了几次交易,我因为担心自己没有资产,而且一旦投资无法兑现就可能导致破产,都是用非常犹豫不决没有底气的态度参与别人的交易,进行谈判。

 其中最关键一次就是和刘枫有关一张房产卡的谈判。刘枫在本次游戏里是没有自己摸机会的权利,但是可以获得大量额外现金流。当时我提出了我出资三成,余下由她补足,资本利得对半分成的方案。但是刘枫觉得非常不公平,导致交易失败。这也是因为我底气不足没有能够很好地谈判来拿下这笔交易。

这让我想到了“管窥”效应在生存资源稀缺的状态下,人的注意力会被眼前的困境填满而无暇考虑其它层面的问题。因为面临随时破产的生存危机,所以玄平的很大一部分注意力始终放在要填平负现金流,要利用低息贷款,始终没能更好的再去考虑自己是否拥有其它优势。而我则非常没有底气,因为没有现金投资而焦虑,遇到了谈判交易的机会也没法专注去把握。


要怎么样让自己摆脱生存危机产生的焦虑,更多地去思考高层面的问题,不要去陷入焦虑而错失机会?这需要一个人对情绪的自察和认知范围的提升


了解自己在想什么,停止自己的负面情绪,并且了解更多做法的可能性,才能让自己保持平静的心态下去做出正确的决策。这是这次游戏对我最大的启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