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行业动态】汽车投资新规实施前夕,康迪、国新、森源纯电动乘用车项目获核准

时间:2019-06-01 来源:西安石油大学

停止核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近20个月后,国家发改委再次放闸——很可能是最后一次,1月10日起,汽车投资项目核准事项将全部由中央核准转为地方备案管理。(详见链接:《重磅!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核准”改“备案”、300Wh/kg能量密度要求取消!【附全文及官方解答】》)


在沉寂近20个月,新建纯电动乘用车项目又迎来新消息,还是“三黄”。1月8日,康迪电动汽车江苏有限公司收到江苏省发改委关于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核准的通知;与此同时,江苏国新新能源乘用车有限公司收到江苏省发改委关于年产7万辆碳纤维轻量化纯电动乘用车项目核准的批复;1月9日,河南森源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收到关于年产5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核准的批复。


康迪电动汽车集团是由吉利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与康迪科技集团双方的旗下公司按各占50%股权投资组建,主要从事纯电动汽车的投资、研发、生产、营销等相关业务。2018年以来,受补贴政策等因素影响,康迪仅销售5500辆车。但事实上,早前时间,康迪曾长期位于全国电动车产销量前列。目前,康迪旗下上市乘用产品包括全球鹰K17、全球鹰K12等。


江苏国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为第二次申请,项目申报单位江苏奥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曾以“投资年产2万辆碳纤维轻量化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申报,但未通过。据了解,该项目总建筑面积近17万平方米,总投资29.5亿元,固定资产投资21.6亿元,建设规模为年产7万辆纯电动乘用车。其中一期投资12亿元,固定资产投资7亿元,建设期6个月,按照碳纤维复合材料热固成型工艺建设,建成后达到年产2万辆碳纤维轻量化纯电动乘用车能力;二期投资17.5亿元,固定资产投资14.4亿元,建设期2年,按照碳纤维复合材料热塑成型工艺建设,建成后达到年产5万辆轻量化纯电动乘用车能力。


国新新能源乘用车项目效果图


河南森源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于2015年10月14日登记成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动专用车、电动乘用车整车及配套汽车零部件的研发等。此前有媒体报道,河南许昌市政府已经规划了3000亩用地,作为森源乘用车生产基地。目前,一期1800亩用地已启动开发,占地50万平方米的厂房已经建设完毕,现在已经进入批量化预生产阶段,设备购进安装阶段计划10月底完成,届时将形成年产10万到20万辆的生产规模。该项目投入资金号称超过百亿元。


事实上,此三家企业在同一篇文章中出现已经不是第一次。2017年12月1日,发改委连续发布3个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项目批复,但彼时审批结果显示“其他”,并未表明是否通过。而此次消息发布是确认项目已过审批,但项目是由国家发改委授权,地方发改委核准。


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此次或为发改委最后一次行使新建项目审核权限。2019年1月10日,《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正式生效,发改委全面暂停对相关企业核准工作,而调整为备案管理。汽车之家向相关专家了解到,相比核准制,备案制可大幅减少项目申请手续,企业只要将项目所需的相关资料交与地方政府行政管理机关备案即可。


备案制度看起来更容易一些,其实不然,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含现有汽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建设纯电动汽车生产能力)要求所在省份满足:上两个年度汽车产能利用率均高于同产品类别行业平均水平;现有新建独立同产品类别纯电动汽车企业投资项目均已建成且年产量达到建设规模两个条件。


而江苏和河南省短期内都无法完成上述要求,即企业暂时无法拿到新建独立纯电动汽车项目,这也或是上述三家企业赶在《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完成核准的原因。


除了获得江苏省发改委核准的康迪、国新和森源,此前已经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一共15家: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和江淮大众。


对于新造车企业而言,能够获得发改委的审核只是迈入造车门槛的第一步,在获得发改委核准后,造车企业的产品还需要受到工业和信息化部(以下简称工信部”的准入。这意味着,虽然发改委的核准权力已下放到地方,但工信部对于新建企业的约束效应仍然存在,且要求依然严格。


2018年12月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据悉,新《办法》将于2019年6月1日正式施行。记者了解到,与现行的准入管理办法相比,新《办法》对汽车行业的管理更为更灵活、更高效、更开放,也更严格。这意味着,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规定》发布,将为新造车企业获得“双资质”提供不少便利,但认真研究其中的细则便会发现,其实根据《规定》的要求,新造车企业入局汽车行业的门槛其实是显著提升的。


《规定》来袭 对新造车企业入局影响深远


长久以来,新建汽车企业的核准问题,一直是备受行业关注的大事。而《规定》的正式实施,则让行业内实施多年的汽车投资项目核准事项转变为了地方备案管理。这个重大的变化,其实隐藏了两层深意:


首先,体现了政府管理思路的重大变革,让汽车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开放氛围。同时,《规定》中明确显示,按照“谁投资谁负责、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的原则,各级发展改革部门要建立健全监督责任制和责任追究制,加强汽车投资项目事中事后监管。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投资管理权限下放到地方,但并非简单的权利下放,而是谁主管谁监管,谁审批谁监管。这是很好的责任和权利统一模式,有效的加强了监管,制衡了地方政府的投资的冲动。


“这是政府职能下放的重要举措,以往各地的汽车项目必须由国务院投资主管部门审批,而产业投资新政中明确放权给地方政府,地方备案管理,国家监管、问责。”有行业专家表示,“以前中央审批项目,地方政府与企业联系在一起谋资质,地方保护的现象比较严重。随着管理权的下放,地方政府成为管理者,要统筹管理省内汽车项目,职责完全变了。”


此外,有业内人士分析,随着地方政府职能上的变化,未来汽车项目的“准生证”不会再像现在这般值钱,渐渐地市场将在汽车产业资源配置中起更加决定性作用。


本文来源:汽车之家、电动汽车观察家、中国汽车报等


(来源:转载于连接新能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