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鱼说 | 行走

时间:2019-05-11 来源:西安石油大学


行走


原创:决明子


    我在校园里走着,每天,每天……

    行走,漫无目的地,却并不觉得累。不大不小的风随着我不紧不慢的步子,迎面或者尾随,像和我问好,又像跟我道别。玩笑似的掠过我鬓边的发丝,留下一丝凉,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来不及多想,它走了,我亦迈出了我的一步。



     行走,安静地,享受地。四周的一切都好像是没有焦距的背景,默然,模糊。无论是随风摇摆的树枝,还是骑车而过的行人,抑或是不动声色、悄然掠过的时间。我走在路上,像走在一个时光隧道里,春夏秋冬,景物人物,不断变换,几年,十几年。所有的东西都在变化,来或走,出现或消失。唯一还留在视线中的只有脚下的路和路上的我……



     行走,背着双肩包,双手插在口袋里,以一种流浪者的姿态。中规中矩,不潇洒,也不张狂。没有与陌生人的寒暄,自顾自地走着。认真地听着一个声音在喃喃自语,像一个老朋友的倾诉,莫名的亲切,莫名的好听。当风把那声音更进一步地送到自己耳朵里时,脚下一顿,唇角微微上扬,原来喃喃自语的是自己啊!从来没发现,原来倾听自己的声音,是那么惬意。

   


      行走,没有烦恼,忘掉一切,喜悦或悲伤。就那么一直走下去。走着,突然好希望这路要是没有尽头该多好。然后就很自然地想到了阮籍,然后就更加自然地想到了“穷途而哭”这个词。我想,当日的阮籍是不是也像我呢?享受这孤独的行走,这行走的孤独。


     呵!他自然是像我的,可我却不像他。不像他那般信马由缰,然后走到不能再走,当孤独与行走戛然而止时,在自己内心里升起巨大的失落与绝望,然后放声大哭。我不像他那么恣意,或者,我不像他那么悲凉,他是贪恋豪饮,我只快意小酌。



       行走,逃避或者放弃。在风里走着,把那些不愿面对的事物丢在背后。在风里走着,把那些留不住的美好留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这样,心里或许会多一份安慰与洒脱。在风里走着,冷瑟却畅然,就像秋日里晕染了夕阳的枫叶,映着金色的霞辉,很暖的色调,却是冷得透骨,却是透骨的飒爽。


     行走,幸或不幸。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总是执拗地想要留住那些美好的东西。任何的美好,只存在于它存在的那一刻,随着时间的行走,它也必将在行走中逝去。任何妄图阻止它逝去的行为都只会加速它的毁灭。也许,只有逝去才是它最好的归宿,而这样的归宿,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行走,孤独而诗意。我走着,每天,每天。一直,一直。孑然一人,从始至终。冷瑟而孤独。可在我心里却始终存着一种庆幸。毕竟,若没有这孤独,何来这孤独的诗意呢?



文章,与素心人共赏!

——决明子与鱼



相关阅读